今曰消息:

楼梯上的脚步声

2021-05-12 14:49:19   编辑: BJ-L057  来源: 北京青年报  

新闻中心   news.yulefm.com

 

来源标题:楼梯上的脚步声

又是一位辛勤的“打工人”

不上课的时候,我一个人在家看书或写稿,享受着白日里少有的宁静,这时候,外面楼梯上的脚步声就会听得格外分明。

笃、笃、笃……这个声音沉闷而又漫长,大概半分钟到一分钟,才传递出一下混沌的声音过来,且通常在半上午或者半下午的时间。这不是脚步发出的声音,而是一根龙头拐杖底端跟楼梯亲密接触的声音。龙头拐杖的一头早已磨毛,上面抓手部位的龙头也早已经磨得锃亮,它的主人是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太太。偶尔上下楼的时候遇到她,或者有人走过的时候,老太太都会侧身让到一旁,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拽着楼梯扶手,让别人先过。

她走得实在太慢了,慢到常人无法想象她上一次楼得花多长时间。老太太一家四世同堂,住在我们顶楼的跃层里,我时常看到老太太的媳妇和她的孙女儿带着她的重孙,以及她们家的小狗,一起出门溜达,但是从来没有看到她们跟老太太一起出门,每一次老太太出门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个人,陪伴她的永远是那一根不言不语的拐棍。

看到那根拐杖,让我想起《外婆的澎湖湾》里那句“那是外婆拄着杖,将我手轻轻挽”的歌词,只是这里的这位老奶奶,只能挽着凉凉的扶梯。老太太上下楼永远是拐棍发出的声音,她自己的脚步声已经轻到听不出来,走路轻得像是踩在了棉花上,所有的生命到了最后大概都是如此轻如鸿毛了,只有那笃笃笃的拐杖在提示我楼梯上还行走着这颗顽强的生命。

更多的时候是一阵阵迅疾的脚步声在楼梯间作响,三步并作两步,唯恐等不及,要急着赶下家。没错,他们确实要赶下家,时间就是金钱,这句话对他们来说太适用了,多跑一单是一单,不管他们是年轻还是人到中年甚至更加年长,都要努力迈出轻盈的步伐,否则就是跟钱过不去,跟饭碗过不去,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,叫快递小哥,哪怕他们中很多人早已过了小哥的年龄,成了老哥。这样的脚步声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,你这边才听过,还未分辨清究竟在几楼,转眼楼梯间又归于宁静。

去年疫情以来,一直固定在网上买菜,每次下单以后算好大概的时间该送到了,便会竖起耳朵听,感觉到楼梯上有三步并作两步的脚步声迅疾而来,赶忙去开门,一次都没有错过,以至于送菜小哥时常很惊讶:我还没敲门你怎么就把门开了?他不知道我在等他,一则是不想听他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,二则也能省下他一两分钟宝贵的时间,私心里想着,咱也不能为他做些什么,倘若人人都动作迅速一点,或许他就可以多接下一单。

某次在楼下看到一帅哥,眉清目秀的,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,目测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,手上拎着的是某团外卖的袋子。他从我边上擦身而过的时候,需仰视才见,只见他每一步都跨上三层台阶,一段楼梯三步就被他解决了,忍不住感慨,有一双大长腿真好!让我这身高不足一米六的人羡慕得不行。这样的形象,若是出生在演艺之家,包装宣传一下,靠吃文艺饭,说不定就成为众人眼中的偶像。

偶尔晚上失眠,夜深人静的时候,听着楼下防盗门的大铁门开启又关上的声音,随后便是急匆匆的脚步声传上楼来,在四楼都听得分明。又是一位辛勤的“打工人”。这时候总会想起刘长卿的那句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,尽管时光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,“打工人”却一直都这样奔赴在打拼的路上吧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滚动新闻 » 楼梯上的脚步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