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“闲”货还是“嫌”货?

2021-05-12 14:49:19   编辑: BJ-L057  来源: 北京青年报  

新闻中心   news.yulefm.com

 

来源标题:“闲”货还是“嫌”货?

去年家里空降个磨,今年又拉回个缸

不知打啥时候起,进家就觉得堵,到处是东西,遍地是物件。这一切当归功于马姐夫,他年年往家带货,都是大件。这些货一年干不了几次活,却充斥着家里的角角落落,跟某些单位出人不出力的人员一般,尸位素餐。

去年,在湖北因疫情封关的日子里,生活物资有点跟不上,马姐夫开始做包子,包子有芝麻和肉馅的,肉馅简单,芝麻馅的就讲究了,马姐夫把生芝麻炒熟,搁捣蒜罐里用杵子碾,碾上个把小时,待芝麻碎碎状且芳香扑鼻,才算好了。马姐夫觉得捣芝麻忒费手,包子好吃活计慢,于是解封不久,一个巨大的包裹进门了,拆开层层包装,一个直径近40厘米的青石小磨豁然出现,他应该是想起村东头那爿大磨,他老爹“吱吱扭扭”地推着磨,于是豆浆豆腐,米粉米糠都有了,由此及彼,小石磨磨芝麻多么好。

许是疫情解除,饮食丰富了,许是工作忙, 总之马姐夫捣鼓回来的这家伙,一直安踞于书房一角(没有柜子容得下这敦实货),保持着纯洁的处子之身。有天做粉蒸肉,我酱好了肉,备好了粉,让他过半小时把肉裹上粉上蒸锅即可。人照做了,觉得咸了点,脑子一转,磨上心来,于是他炒熟了大米、八角啥的,开磨,一小盆蒸肉粉新鲜出炉……小青磨终于被翻牌了。

去年家里空降个磨,今年又拉回个缸。没错,就是爆红大剧《父母爱情》里,女主角上海岛随军,挑水贮水用的家伙什。“老家就是使缸整”,马姐夫说,“老娘用这腌肉腌鱼不知道有多香。”为了配合缸,我们家今年腌了多于往年好几倍的腊货。继泡制了30多斤腊肉腊排后,马姐夫起大早,驱车跑菜市场,买回一蛇皮袋江鱼。一条条鱼洗白白沿背脊剖开,再把盐和花椒、辣椒啥的一起炒香,人捣鼓大半天,恰恰一缸鱼。踅摸个啥压缸哩?马姐夫一拍脑袋,咱家必须有啊,于是缸上面压块砧板,砧板上再摞爿磨——完美。那块砧板也是有来历的,人花大几百块扛回来的橡木砧板。本来你费好大劲做的手工鱼圆,照理该是雪白雪白的,咋像撒了一层红糖,如“霜叶红于二月花,层林尽染”哩?研究半天,方明白上面的红粉是砧板被碎刀剁起的一层渣沫,于是又换了块樟木板,橡木板才上岗就下岗了,这次算是梅开二度、返聘上“缸”。

闲暇之际,马姐夫站在阳台上晒太阳,抬望眼看楼下人来车往,再回首瞅那缸那磨那板,“吉祥三宝”啊。

冬天天冷,马姐夫提议买个泡脚桶。桶来了,泡个脚要烧四壶水,三壶下去水才漫过脚踝,后一壶是不断续水,提升水温的。拢共泡了不到一个巴掌的次数,马姐夫就消极怠工了,嫌烧水累,提桶沉,泡个脚耗时巨大等等。现在这个体积庞大的泡脚桶成了我们家的储物箱,缩在阳台一角,存些夏藏冬取之暖手宝、棉手套以及坐垫之类的杂物。

要知道我“买书如山倒,看书如抽丝”;“如今嫌它穿着丑,曾经买它穷成狗”,柜子里挂了多少件买回来就没见过天日的衣裳……马姐夫一定后悔当初没买个大房子的。

话说人生如逆水行舟,谁还不遇上个滩撞上个礁啥的?淘宝这么大,天天走走逛逛,谁还没看走了眼错会了意,拎回几件当时可堪匹敌其实没甚大用的东东?

闲人多了饭嫌少,闲货多了房嫌小,总之得精简机构、拨繁去冗啊。一边厢将闲货架上“闲鱼”,卖家泣血甩卖,一边厢添了拉力器、瑜珈垫和跑步机火速填空,我们决定运动减肥——瘦成一道闪电,飞越万水千山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滚动新闻 » “闲”货还是“嫌”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