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谁会去推那扇柴门呢?

2021-05-12 14:49:19   编辑: BJ-L057  来源: 北京青年报  

新闻中心   news.yulefm.com

 

来源标题:谁会去推那扇柴门呢?

那个园子,大概是蛰居乡村的三爷爷与孤单为伴的所在吧

木心在《从前慢》一诗中写道:“从前的锁也好看∕钥匙精美有样子∕你锁了∕人家就懂了”。一直喜欢读木心的文字,尤其是他的诗。在这一点上,我和木心的想法是一致的,锁和钥匙,有时候,只是需要一个精美的样子,是给人看的,并不能防住什么,你锁了,路过的人看见了,也就懂了你的意思。

读到这几句诗时,我忽然就想到了乡下的柴门,那样简单的,甚至算不上是设防的东西,大概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意思罢。可是,只要主人出门时轻轻掩上柴门,就不会有人去推开那扇柴门,去打扰他们了。那一道柴门,是不是也如木心诗中那把锁一样,只是静静地向路人表达着一个意思,懂的人自然就懂得。

今天,看到冯骥才的一幅画,画的题目是《期待》。画面的中心是一扇对开的柴门和它的倒影,大概是在雨后吧,地面上积着一层薄薄的水,透明清亮,水面上,柴门的倒影清晰。柴门外面是一片树林,墨色浅淡,树影疏朗,如在迷茫之中。这样的画境,留给我们很大的想象空间:那扇柴门是在林深处吗?林下有一条,或是数条通往外面的蜿蜒小径吗?或者,在离柴门的不远处,也有村落、人家,甚至是市镇;在柴门的后面,有怎样的一个院落呢,是三两间茅屋,还是四五间精舍?都不可知。我宁愿相信,这扇虚掩的柴门是在林深处,人迹罕至,却时有飞鸟小兽来访。

一个人,能待在如此清静的地方真好,若时有一二好友来访,就更好了。闲坐树荫之下,捧一杯淡茶,与清风为伴,与鸟鸣共语,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啊。冯骥才在解释这幅画的时候,说了一段大意是这样的话:人很矛盾,有的时候喜欢自我封闭,喜欢设防,垒一道围墙,躲在里面,以孤单为伴,但又不能总守在里面,也希望别人进来,能看见自己心中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十分珍贵的东西,“人在这种时候特别美好。这种心灵之扉打开的意境是非常美的。一次,当这种心境出现时,我便画了这幅画——柴门很轻,一推就开。”

我想起老家的村庄和村庄后面的那片菜园子。村东的三爷爷,是个念过私塾的老人,他给我的印象永远是衣着干净形容清爽的。他家有一个园子,四周垒了土墙,也不大,但没有种菜。园子的一角有个水池,池边有几块大的山石,堆叠成了假山的样子,山石旁边种了一丛竹子,竹子细长丛生,样子很好看。

三爷爷家的园子,对于我来说一直是神秘的,可那扇木栅门挡住了我想进去看看的念头。好在三爷爷的孙子和我是同学,他带我进过一次园子,也只有一次,我对三爷爷的园子印象深刻。那个园子,大概是蛰居乡村的三爷爷与孤单为伴的所在吧,不知道有没有人推开过那扇木栅门,于清风明月,或是和风暖阳下,看见三爷爷心中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十分珍贵的东西。也许有吧,也许从来不曾有过。

“柴门很轻,一推就开。”可有些柴门,是无人去推的,也或者是推不开的。我希望,自己所见到的柴门,都是虚掩着的,是欢迎你去轻轻推开的,在柴门后面的院落里,有一位好客的主人,在等着每一位推开柴门的客人。

  • 标签 :

延伸阅读

首页 > 滚动新闻 » 谁会去推那扇柴门呢?